March 22, 2012

他生日時我沒說生日快樂

其實,天使這東西是有的,腷栱厝俥我就有兩個,三毛說。
他們一直用翅膀守護著孩子,即使一秒鐘也捨不得放下,直到有一天孩子長大了,要走了。天使什麼也沒說,把最珍貴的東西給了孩子,孩子頭也不回的走了。天使老了,當他們想要放下翅膀休息的時候,發現翅膀僵硬了,再也放不下來曾璧山中學
有時候在外的孩子常常想起天使的,尤其是當孩子遇到困難時,就自然想起翅膀的好處,但這時,孩子再也回不去了。
自從踏上火車的那一刻起,注定我也脫離了翅膀的庇護,遠赴異鄉追尋自己的夢。那時的心情不知是開心還是難過。從此,我再也沒有回到他的翅膀底下,可是當我漸漸感到人生的挫折和失敗的苦悶時,我就越來越多地想起他。hair care
他應該是出生在一個紛亂而動蕩的年代,不堪回首的艱苦歲月,三年自然災害使他差點丟掉小命,文化大革命使他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他的一手好字、畫得一幅好畫成了獨自的消遣。與他從小生長的環境有關,他憨厚老實,內斂穩重,沉默寡言。以至於,很多時候我似乎把他忽視了。
直到那天妹妹打過來電話說,給咱爸打電話沒?
我感到莫名其妙,打電話?為什麼?
明天是咱爸的生日! Crystal gifts
我在電話這頭沉默了,是對遺忘的自責還是對突如其來的電話有點不知所措,生日?在我的意識裡,只有我和妹妹才過生日的,我從沒想起過原來爸媽也有生日的,只是我們從來沒有想起過。
我似乎從未給他打過電話給,他也沒有刻意打電話給我。二十年來,從我學會說話開始,我們似乎很少用語言交流,語言對於我們來說是多餘的,更多地只是一個生氣的眼神或一個粗淺的動作。小時候我很怕他,那時,他非常嚴厲。每當他瞪我一眼,鼻子裡加上極具威嚴"哼……”的一聲時,我就膽怯得像一隻發抖的小貓,大氣都不敢出。那時他的威嚴大於我對他的尊敬,每次看到他我總要膽怯的先看他的臉,也許我對人的察言觀色就是在那時學會的。
小時候我的體質不好,容易生病。媽很迷信的說那是因為生月不對,我是四月生,妹妹是三月生,本來應該是男單女雙的,結果我和妹妹的生月剛好相反我是雙數妹妹卻是單數。每到冬天我都要發高燒,而且一直不退。不知多少次大雪紛飛的晚上,他用軍用大衣裹了光著身子的??我敲開醫院的門。我藏在他寬厚的懷裡,彷彿那裡不是冬天而是陽光明媚的桃花源,溫暖而堅實的心跳至今猶在耳邊。
第二天我已經可以騎在他徹夜未眠的頭上,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完全忘記昨夜的痛苦,這時才發現幾乎淹沒了膝蓋的雪,昨夜的他又是如何的步履如飛。那時他的雙肩堅硬而寬闊,有時哏的我很痛,就像躺上一堵爬滿綠苔的古老城牆,後來我才明白只有這樣的牆才可以為我們遮風擋雨。
也許是因為病的緣故,直到五歲那年我還尿床,每天晚上明明感覺他把我放在了廁所門口,當我很舒服的上完廁所時,卻感覺身下濕濕的。機場接送服務這時,隱約有一雙粗糙有力的大手把我抱到另一側。第二天起床後他的身下已經乾了,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我也心安理得的吃飯玩耍。
後來事實證明媽說的是對的,妹妹整日跑東跑西,像男孩似的不顧家,凡事也不用爸媽管,有時候一走好幾天。而我則很少出門,天天在家看書、看電視有時還幫媽料理家務,一直到上中學了,鄰居還說我跟一個女孩似的。如果我去同學家玩,一天不回家媽就會急的到處打電話找。
上次寒假回家,我在一個同學印刷家玩到11點多,剛好電話沒電了,就想明天再打電話,結果爸媽急的在家翻出我的高中同學電話薄,一個一個的打。最後終於找到我,我不知道電話薄上將近一百個的電話他們是怎樣挨個打過來的。那晚我被同學嘲笑一番,都這麼大的人了,一晚上不回家就把你爸媽急成這樣,你還真嬌氣。我臉紅著無語,只有我懂得不論我飛的再高再遠,卻飛不出他們的視線,有一條割不斷又看不見的繩索把我們緊緊相連,那就是牽掛。
六歲那年,我有了自己的小屋,從此,我再也沒有和他一起睡在一張床上。
他很少說話,我和妹妹則經常問他文化大革命的事,他說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他也許已經上了大學了。我相信,因為他的字畫很漂亮跟書上的一樣。但他總是很忙,每天都有乾不完的活,從來沒時間教我,我也從未要求過,雖然我很喜歡曾璧山中學
後來上了大學,開學那天他非要來送我,可是一路上他卻很生疏,翻過來我倒是不停地註意他,害怕他忽然被繁華的都市淹沒。他拉著我裝的很滿很重的密碼箱,包裡面有我中學的課外書和自認為很珍貴的信件,隨身聽,雖然他們已經被社會所淘汰。
他拉著箱子跟在我身後說,文化大革命那陣子我來過西安,現在都變樣了,都認不出來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回應他,乾脆就不說話,但我聽得出來他這次來很開心。他在學校住了一晚後第二天就走了,把身上所有的錢都留給了我,自己只留了路費。我沒去送他,是他不讓,他只說我剛來還不熟,別亂跑。在校門口看著他的背影被人群淹沒,我突然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背影》,頓覺眼睛酸酸。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怕他,有時還會頂撞他。他也不再拿眼睛瞪我,而是低頭悶悶的抽煙,一根接一根,有時一天要抽三包還不夠。這時我卻忽然感到有點悲哀,廣告印刷那個鋼鐵一樣讓我害怕,像山一樣給我保護,給我依靠的硬漢已經漸漸消失了。
從此除了過年回家更是很少見面,有時我會經常給家打電話,但接電話的總是母親。
偶爾問起他,母親說,他很好,只是年紀大了乾活不如從前。母親說,他經常叨唸這麼長時間也該給家裡打電話了,正說著你就打過來了。母親開心地笑了,每次接到我和妹妹的電話他們總是很開心,我也附和著勉強的笑笑。
同學經常納悶,每次給家裡打電話都打那麼長時間,都說些什麼啊。
我說,幾乎都是母親在那邊說我在這邊聽啊,無過於家裡瑣事。
同學自言自語,浪費時間,有什麼好聽的。
其實,有些錢是用來亂花的,有些愛情是用來放棄的,有些人是用來相遇後再別離的,有些時間則是用來浪費的。
每次我和母親通話時他似乎只是附屬品,從未成為主角。有時我給母親打電話問起他,就听見母親和他的對話:
兒子打來的電話,你接不接?
不接了,沒啥說的!
怎麼好像兒子不是你的,每次都沒話說!
你爸已經睡了,也沒啥事了就別浪費電話費了,長途話費太貴!
沒等我開口,就听見他在那邊急切地抱怨,唉呀,你還沒問他的錢夠不夠呢?
母親則急忙說道,對了,你在那邊錢夠用嗎?
我說,夠了。
掛了電話心裡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是慶幸還是感動。
二十年來,我沒有主動給他打過電話,就連明天是他的生日我都不知道,也許他自己也不知道。在他心裡裝的始終是我和妹妹,他自己則一點空間都沒有,我想,只有母親才會記得他的生日。
每次我們生日他都會提醒母親,母親說,我記著呢!從小到大我只知道我和妹妹要過生日,卻忘記了,其實天使也有生日的。
我猶豫了好久終於撥通了那個很熟悉卻是第一次撥打的電話。
嘟……嘟……
餵!也許他想不到我會突然給他打電話,電話那邊很疑惑的"餵”了一聲。
爸……
嗯……是陽啊,啥事?
沒什麼事,你睡了? 他的聲音很模糊。
啊,剛躺下!
接著是幾秒鐘的沉默,我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說,hairloss難道像祝賀同學一樣說,生日快樂嗎?我覺得很彆扭,他也會感到彆扭的。
聽媽說,你最近身體不太好?
好著呢,沒事!
噢……我實在是找不出話來,因為在我心裡他就是一座默默無語的高山,沒有需求只有奉獻。
你的錢夠用嗎?
夠了……
別太節儉??了,身體要緊,沒錢了就給家裡打電話!
嗯……關於錢的話題是每次打電話他唯一一個像我問話的話題,不論家裡多緊張他都沒有提起過,讓你感覺不到有多困難!而其每次都不緊不慢,沒說一句話都像巍峨的山脈一樣厚重,只需接受不能反駁。
那……沒事我就掛了!
嗯,那你早點休息吧!
他似乎還有一點留戀,但我已經掛斷,這幾句話只用了幾分鐘,我卻感覺好像過了幾個小時,似乎有一種液體充斥了我的胸口,總是讓我想起那張飽經滄桑的臉,已經開始瘦弱的腰板和不再寬闊的胸膛,我有一種潸然淚下的衝動。
電話早已掛斷,我卻久久無法釋懷,這是二十多年來我第一次主動給他打電話,為的是他生日,但我卻沒有將"生日快樂”說出曾璧山中學

Posted by: unico at 11:26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61 words, total size 11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8kb generated in CPU 0.02, elapsed 0.0346 seconds.
33 queries taking 0.0238 seconds, 76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