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 2014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一簾瀟湘一簾雨,半城江南半城煙。
無疑是喜歡江南的,那癡念多時的江南,那傾心已久的水鄉,那古韻嫋嫋的烏鎮。
"亭台水榭、木閣畫樓、回廊巷陌、青骨紙傘、梨花別院、月夜的小橋、濛濛的細雨、浮動的槳聲、咿呀的烏篷船、蜿蜒的流水…”一提起江南,康泰自由行紛繁的聯想便由此而生。
翩翩的公子一襲素白的袍子抑或是衣袂飄飄的青衫在石橋上秉扇踱步,溫婉的女子換上淡雅的旗袍抑或是柔軟的綢緞,挽起如瀑的長髮,撐著一柄油紙傘款款而行,融入這江南煙雨。正是暮春時節,江南的三月,花兒開滿了枝椏。白的、粉的、淡的、烈的。花瓣隨風飄散,青石板上落了薄薄一層,落在公子的衣襟,女子的紙傘。
青石板鋪就的小巷,清幽寂涼。喜淨的人兒,一走進就不願離開。幾把古木椅,一張石桌,可成一盤棋。無論是附庸風雅的謙謙君子,或是聰敏靈秀的江南姑娘,還是兩鬢斑白的老者,執子落棋間都帶著江南氣息,別樣的雅致。幾杯清茗氤氳的水霧攜著淡淡的清香,在這靜謐的小巷散開。開成一幅古韻水墨畫。
花影扶疏的繡樓,透過陳年的檀木窗,豔麗的晚霞染紅了姑娘的臉頰,大家閨秀或是小家碧玉,輕托錦繡,繡花針上下翻飛。塞外的雪花開不出江南的心思,素雅的青花瓷怎敵
繡花針幾番細膩。
清澈的流水在橋下涓涓流過,石橋兩岸,煙柳垂條,綠水人家,白牆青瓦。屋簷下老阿媽的吳儂軟語,隨著這流水渙散為綿綿不絕的江南韻味。幾個婦人端著木盆,拿著砧板,古老的擣衣聲,觸動了多少遊子的柔軟。
水中倒映著房檐兩角的燈籠幾串,微風踩過水面,驚起層層漣漪,水中的倒影飄搖開來。烏篷船上的老者,迎著風,劃著槳,渡著千年第一回的姻緣。康泰領隊樸實的漁夫撒開網,唱起悠揚嘹亮的情歌。
誰自煙柳斷橋而來,與她在斷橋相遇,濛濛的煙雨濺濕了多少戀人的心扉?
這是筆客們筆下飛藍流綠的江南,這是宣紙上綻放的江南。
我開始提筆寫你,寫盡這烏椽青瓦古紙窗,寫盡這小橋流水長亭涼,寫盡這煙雨迷樓戲臺唱,寫盡這莫把瓊花比淡妝。
你打馬鞍前走過,驚鴻一瞥,便擾了我一池靜水。
我戲臺撚粉仍唱,水袖空甩,便瀉了一地的淒涼。
耳畔仿佛聽見遠處飄來熟悉的聲音: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春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幃不揭。
你的心,如新集團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Posted by: unico at 01:59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4 words, total size 4 kb.

March 10, 2014

在時光深處淺淺的訴說那些過往


冬日的夜,總是會生出些許薄涼,獨坐在窗前,任心事隨著雪花飄舞。曾經走過的路,於獨處中回望,隔著一程山水,仍是是生命中抹不掉的風景,nu skin 如新就如我和你的那一場沒有約定的遇見,雖然隨著季節的輾轉越來越遠,卻還時常會在午夜夢回處低吟淺唱,搖曳著這一季的寂寥。或許很多東西就像指縫間的陽光,溫暖,美好,卻永遠無法抓住。

相遇的故事,落筆在文字的詩箋裡,如半闕唯美的段落,綻放于心靈一隅,渲染著曾經的溫婉。輕蘸一縷墨香,以無悔的韻律,行於筆端,那柔情的繾綣,在字裡行間鋪開。一箋心語,如水墨氤氳;一抹溫存,和著歲月微醺。我眼角的柔波,映著你眉間的淺笑;你如水的柔情,漫過我的心房。泊一彎思念,于煙雨紅塵處,與你畫一場浮世清歡,看遠山含笑,觀細雨潤荷,彈一曲高山流水,伴著相知的音符,守文字的水墨青花,將溫潤的幽思融于清淺時光,一起走過的風景,清澈逐水,恍如初識。

也曾有過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牽念,也曾有過一眼凝眸的眷戀, 伸手還能握住濃濃的暖意,為你寫進生命詩行的段落,還在紙箋上泛著墨香,而你,卻早已不在燈火闌珊處。塵世屋簷下,有多少人來人往,就有多少光陰的故事在上演。初見的點滴,若飛花柳絮般飄落在心底,是午夜夢回處的落寞。回眸過往,總有一段情,驚豔了歲月;總有一個人,溫柔了時光。相遇,是輕盈歲月的暗香,錯過,是駐足在心底的惆悵。那些銘心的過往,不過是在一朵花開的時光裡,途徑了彼此的盛放。

總想,尋一個陽光暖暖的清晨,踏著晨風,將收集好的花間清露寄於你,你若收到,便是一份清水滌心的牽念。如若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見,都是累積的前緣,那麼,我願意跋山涉水,將唇邊的那抹笑靨,寫進有你的詩行,以此,讓繾綣的柔情無限延長;如若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那麼,我願意拈心香一瓣,倚一窗似水流年的暖,為你站成一朵花開的永恆,不為讓你看到我有多絢麗,只為你能記取,與我的前世今生。

如果,相遇的最終註定是錯過,我該怎樣在匆忙中,記住你的模樣,以此來慰籍你離開後的寂寥;如若,所有故事的結局,都可以被歲月更改,我該怎樣帶著虔誠的眷戀,把過往臨摹成一朵花開的模樣,讓對你的那些心心念念,在我的靈魂深處,一生一世的倘佯。這世上有月缺月圓,就會有冷暖悲歡,一路上,我們重複著等待,相逢和別離,品嘗塵世風中的寂寞,也激動著初遇的欣喜,總是盼望時間能夠停留在某些美好的時刻。然,光陰依舊遊走,沒有片刻停留。

流年的故事中,有些夢,做著做著就醒了;有些情,愛著愛著就淡了; 有些人,跟著跟著就丟了。一條路,深深淺淺走過了;一顆心,來來去去就累了。是不是等到歲月風煙氤氳的多年以後,所有的刻骨銘心,都可以一笑而過?是不是當年華不再豐盈,所有的錯過,都可以隨雲飄散?也許總要等到賞過各種風景後,才會甘願脫去紅塵華服,細數著平淡日子裡的流水與落花,以隨遇而安的姿態,習慣這世間的分分合合,開始學會擁抱眼前的幸福。

林夕說過:"我們都是風雪夜中的趕路人,因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頭的雪花,而後因為各自的路線不同,相距越來越遠,雪花再覆肩頭。”結束與離開,註定是人生永遠的主題,一隅紅塵,半生煙雨,遺落多少紅塵情未了,或許,有些愛,只適合收藏;有些人,只適合銘記,人生,總要經過一些疼痛讓我們刻骨銘心;歲月,總要留下一些痕跡證明我們曾經走過,生命只有經歷過才算完整。可是,要有多勇敢,才能輕輕的說別離;要有多灑脫,才能微笑著道珍重。

一縷風會吹來經年的感傷;一首曲子會蕩起心湖的漣漪。這個冬天好冷,有些來不及告訴你的話語,似乎早已被凍結在空氣裡。或許,每個人的心裡,如新集團都隱藏著這樣一處憂傷的角落;每個人的心中,都會藏著一個隻屬於自己的記憶,藏著一瓣落花的感傷亦或是一朵流雲的美麗,是別人無法觸及亦無法到達的彼岸,生命中的某些路,即便再孤寂,終究要一個人走下去,即便再寂寥,也要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獨自入戲。

誰的目光曾在誰的內心停留?誰曾和誰上演了兩心不忘?有一種遺憾叫曾經愛過;有一種遺忘叫塵封過往,攜一片馨香的記憶,道一聲珍重,即便人生有無數的驛站 ,曾經的駐足,也溫暖了前行的腳步,回眸處,也是生命中最絢麗的風景。挽一縷歲月的淺笑,用素心素筆,輕描過往,讓心的明媚,在時光的轉角處蔓延,欣然於每一場遇見,釋然於每一次別離,不說感傷,不道悲喜,多年以後若能微笑著憶起,便是曾經的最美。

人生的風景千千萬,聚聚散散本尋常;世上的路千萬條,分分合合終有時,輕握一份灑脫,放下一個釋然,滄桑過後是淡定,惆悵過後是堅強。只要有一顆溫潤的心,寒冬也會有暖意,薄涼的季節,更要學會珍惜陽光的溫暖。扯一片雲輕盈過往,尋一抹陽光儲存力量,有一種情懷叫人淡如菊,有一種人生叫隨緣隨喜。梳理沾染風塵的心情,安撫疲憊的心靈,於流年的平平仄仄中展望,船過水更幽,雲過天更藍,風景通幽處,仍能覓得滿樹花開的嫣然。

生命的美好,就在於不經意間收穫的點滴感動。悉數記憶的花瓣,那些曾同我守候一段歲月,陪我演繹柔情繾綣的美麗時光,還帶著幽幽暗香,在指尖蔓延。似音樂波動心靈的琴弦,伴著歲月輪回,伴著塵世悲歡,流淌在心脈之間。若回憶是一本翻舊了的書,有些情節,唯有沉澱之後,方可生香。

終有一天,昔日的痛苦與歡樂都會變成同樣的顏色,唯留一顆平靜的心,碾過靈魂的支點,站成永恆。洗盡鉛華,是一種生命淡如水的境界;是繁華後的寧靜;是遠離喧囂的清澈。紅塵陌上,撿拾文字的詩心,傾聽歲月的呢喃,將過往的情愫,書於字裡行間,懷抱一顆善心,跟隨著生活不倦的步伐,將一簾素淡寫進人生的詩行,用飛舞的指尖彈奏一份清寧,相信一定會有人懂,懂我寒夜的寂廖,懂我文字中的淡淡憂傷。

一程山水,一份珍藏,流年的巷口,一場場遇見,構成了生活的點點滴滴的豐盈,妖嬈了文字的詩行,裝點了生命持久永恆的美麗。回到故事的最初,有多少熟悉的身影,在時光的剪影中,若隱若現;有多少溫潤的情意,在歲月的流逝中,若即若離。掌心的花開,漣漪於心湖,總會在時光深處,淺淺的訴說那些過往。

在我走過的風景裡,有你相伴,我不曾孤單;在我散落的舊時光裡,曾有你相陪,我亦是晴天。即使流經的歲月,淡了經年的光陰,即便時光老卻了,曾經的繁華,留在記憶深處的依然是脈脈馨香,銘記我們生命裡那些無悔的付出, 珍惜一路相攜的感動,讓一起走過的溫暖,在回憶中沒有界限的蔓延,儘管是帶著惆悵,還會有些許傷感,但我相信,收藏的情感,如新香港是靈魂深處開出最美的花朵,散發著淡淡的清香,終會芬芳著生命的一程又一程。

Posted by: unico at 04:46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1 words, total size 9 kb.

<< Page 1 of 1 >>
20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33 seconds.
32 queries taking 0.0064 seconds, 65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