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0, 2015

生活就是這個樣子

大部分人們都認爲兩個點之間最短的一點是線段,曾經我也是這麽認爲,這樣確實也有事實依據。舉個例子,給小狗丟一個骨頭在它一定距離內HKUE 傳銷,它肯定是百分之百的直線過去而不是要繞彎再過去,長大了一點之後,開始上學,數學老師同樣也是這樣告訴我們:"兩點之間線段最短”,從小到大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騎車有直達的路我們一定不會繞彎,這樣的心理作用下,我們就産生了一種盲從的心裏,工作,學習,生活……等等我們都會設定一個相對性或大或小的目標去執行。不管沿途的風景,只顧著奔向目標。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或許兩點之間,最短的不是線段?
more...

Posted by: unico at 02:20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4 words, total size 4 kb.

July 14, 2014

壹樣的青,壹樣的綠

暮春,盡了。

四月?還是五月,或者六月?我不知。只念想著被雨打濕的江南,心中硬咽,卻沒有望見身旁這壹樹梨花謝了滿地。
more...

Posted by: unico at 06:34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3 kb.

May 29, 2014

我為落花君為水

可還記得那年的青石板?雨滴的竊笑,敲打著雨夜的柔情。時鐘從零轉到十二是壹個輪回,十二年後的我,最甜蜜的還是小鎮上那轉角處的顛簸。康泰導遊在死纏爛打的青春裏,常常暗笑妳的不屑壹顧,妳對我總是不溫不火、不聞不問,我卻絲毫不在意妳的不言不語、不理不睬。
十三歲的我,總是調戲著妳的極限,最喜歡在妳單車後的恍惚。若幹年後,不見了那藍色的單車,我牽著妳的手,走在當年壹起讀書的校園,癡癡地看著妳,對妳說,老公,這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妳看準了壹件事,堅持了壹件事,牛欄牌回收然後得到了壹個結果,而這個結果還是那麽的美好。
我為落花君為水,流水隨妻入紅塵
只是壹個不經意的停留,我的世界,從此便有了妳的存在,妳不是那種善於表達自己感情的人,更不是那種會隨意對待感情的人。十三的時候,我說我喜歡妳,妳只當是我年幼的壹個玩笑。十六歲時,進入大學,再說喜歡妳的時候,妳才開始開竅。妳說,牽了我的手,便是壹輩子,即使我放,妳也不放。愛情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但最開始的時候,壹定是有壹個比較堅持,我選了妳,認定了妳,便願意堅持下來,我相信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道理,更明白得到了便要學會珍惜的意義。
凡塵幾多煩心事,幾多周折亦難分
2002年,我們是最要好的同學,在同壹個班級學習;2005年,我們是親密的朋友,分隔兩地,壹個在哈爾濱,壹個在蕪湖;2009年,我們是最扶持的同事,壹起在寧波,為同壹個企業工作;2011年,我們是最知心的戀人,我去了天津,妳回到了蕪湖;2013年,我們是最甜蜜的夫妻,回到了相識的起點。時間在阻礙我們,距離要拉開我們,但即便如此,因為堅持,因為信任,我們彼此壹起面對,回頭想想那些分開的記憶,康泰依然是那麽的美好。
青梅本是竹馬情,兩小無猜最情深
我常對妳說,妳對我的好,好過全世界。早就習慣了,遇到問題,第壹時間跟妳撒嬌。早就習慣了,遇到狀況,第壹時間說自己不會。從洗衣、做飯,到接送上下班,因為妳的好,我永遠都長不大,妳是那麽的細心,把我照顧的那麽好。每天看著妳,12年過去了,卻因著妳的存在,感覺不到絲毫的變化。妳還是會把我當成當年壹起在理三班學習的同學,妳還是會把我當成當年每天跟妳耍賴的小姑娘。妳寵我,慣著我,以至於全天下都受不了我的壞脾氣,但妳,永遠還是妳。妳說,如新nuskin產品從來都不需要我變得更好,只要我開心,什麽都可以……
三千弱水皆浮雲,此生只要壹心人
這世上,有壹種愛情,不必說我愛妳,可妳知道他的世界只有妳;有壹種承諾,不需說壹生壹世,可妳知道此生此世,妳註定跟他;有壹種默契,不用時間去歷煉,可妳們卻似乎早已排練多次,默契的讓人嫉妒。愛情,看似很淡,卻甜到心間。承諾,恍惚很淺,卻足以安心,默契,原來這世上真的是有的。七十年後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麽樣子,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有妳陪著我,便是全世界。

Posted by: unico at 02:19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4 kb.

February 06, 2014

新年碎語

在今天這個喜慶吉祥的日子中,人人臉上洋溢著激情與微笑。"人壽年豐滿門喜氣,桃紅柳綠遍地春光.”早晨隨著陣陣鞭炮聲的響動,睜開雙眼,昨夜明媚的燈光依舊照的滿家明亮。雙手推開兩扇門,看到滿院子煙花爆竹燃燒過的紙絮,間直是看到了春光,nu skin 如新仿佛看的是遍地盛開的花絮亂飛。
年,給人們帶來了新的喜悅,新的開始。在心裏總有壹種感覺,年三十在年前的那壹頭,無論陽光多麼明媚溫暖,感覺到的是冬日的嚴寒,然而相隔壹夜之間,過了年這頭,仿佛春天的腳步向我們靠近,即便是偶爾寒冷,都能夠在寒冷中聞到春天的味道。
每每到了正月初壹,總是有壹種難以形容的心情。感覺到沒有在老家的熱鬧勁。老家的熱鬧氣氛是在這壹年當中最開心開始的壹天。大人們攜帶著小孩,給老人們拜年,孩子們手裏提著早已準備好的禮物,喜氣洋洋爭前恐後的跑在前面,其實在他們心裏有壹個早已預謀的打算,仿佛誰走在前面,長輩們給的壓歲錢就屬於誰了。當然由於長輩們總是有壹種偏袒小孩的思想,所以爺爺奶奶外婆外爺會把應該給的壓歲錢不偏不坦公平而然各分壹份,然而稍微比較遠壹些的親戚,就把應該給的那壹份不是給自認為家裏最寵愛的男孩子,或者家裏唯壹最小的小孩子。所以孩子們每當到了正月初壹,總是早上跑的最勤快,下午衣服兜掏的最勤快。比比誰的錢多,誰的錢少。今天早上有老人的,嘴都已經安在爸爸媽媽哪裏了,壹大家人圍在壹起,包餃子,拉家常,勝是熱鬧。偶爾小孩子們打打鬧鬧哭哭啼啼,頭昏耳炸的感覺。但是孩子們的打鬧也是爺爺奶奶的快樂。老人們去世了的,就在大哥哥家裏熱鬧,這就是"有父(父母)尊父,沒父的尊兄”吧!
拜年的風俗各有不同。在我們的家鄉,拜年要分年齡,輩分層次而拜。爸爸媽媽和年紀比較老的村鄰四舍是壹種相同的語言,同輩人又是壹種相同的語言,小孩子們都是"乖”或者"祝妳學習好!”之類的吉祥語。在這壹天,雖然拜年都是壹種語言的問候,但是這壹天對於壹個人的思想評比可是相當於這個人的教養問題,尤其是年輕人。如新集團在我們的家鄉拜年就是口頭問語,在我們小的時候,男人們壹定要和自己的妻子站在壹起,男人們壹邊問"身體健康”之類的話語,壹邊深深的鞠躬作揖,然後女人壹邊問好壹邊右手不自然的摸摸左手,類似作揖,又不是,因為女人家都不作揖,也許這種不自然就是壹種禮儀規矩吧!拜年的口頭用語壹定不能弄錯,壹旦弄錯,那種尷尬的局面就難以收回。壹來是對長輩的不尊敬,二來長輩們坐著壹炕,這個關系著教養問題,尤其是娶回來的兒媳婦們。小孩子們嘛!無論對與錯,在長輩們心裏都是可愛,哪怕說錯,也會引起壹家人哈哈大笑。
在過往十多年前,人們對拜年之語尤為關鍵,也是極其註重的壹套方案。老人(長輩)壹律"康牽(這壹語言至今我都沒有弄明白,也不知道咋洋寫qian字)”,同輩們,必須比自己大的壹律用"青生(又弄不明白含義)”。無論長輩同輩的回復都是妳們也……(相同的語言回復)後面都說妳們的孩子乖。而今人們對拜年沒有那麼正式化了,年輕人都是"過年好!”要是過往,年輕人用"過年好!”,就會召集來長輩們背後的罵語,"哎!狗日的出三天門,吃的本地草,屙的外地糞”"哎!什麼過年好?沒禮貌”……。對於拜年,各有不同習俗,有的地方,連壹句問候語也沒有。有的地方甚至跪地叩頭,以表敬意。
無論是哪壹種形式,哪壹種問候,都是家鄉之俗,也是家鄉之美。然而,現在公公婆婆去世,爸爸媽媽又不在老家,只能在電話中遙遠的問候。康泰旅行團沒有當年之濃烈的氣息,也沒有當年之熱鬧。
無論家鄉的拜年規定式方言如何解釋,都是我們的老祖宗傳下來的壹種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希望我們每壹個家鄉的拜年方式不要在我們的子孫後代中隨著城市化的改變而遺忘過去。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孩子們都對我們過去的拜年規矩都沒有壹點影響,甚至不懂那是壹種什麼方式,所以我這個嘮刀的母親還必須在孩子們面前繼續嘮刀我們的拜年規矩。

Posted by: unico at 02:4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0 words, total size 5 kb.

<< Page 1 of 1 >>
18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334 seconds.
30 queries taking 0.0165 seconds, 4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