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5, 2013

我愛的人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鼻敏感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牙齒矯正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Frankley Mart伞的她;那个">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

Posted by: unico at 01:53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60 words, total size 25 kb.

July 18, 2013

追尋



呈貢的冬天,似乎很有理智。一個書香門第背景下的青衫文人,些許和短褐江湖、皮革鬍子比較,是文雅而輕柔的。只是,當冬風利得快將我的耳朵銷下時,我才恍然--文人書生怒髮衝冠,亦是能掀起一座江山……

呈貢的天空,真的很溫良。不是官宦人家的玉葉千金,不是富貴府第的金枝小姐,只是一個已在江湖失去蹤跡的傳奇女子,卻總是那樣溫和、清澈而神秘。靜立一旁,笑視紅塵,不曾煙染的純淨。

走了一個一個輪回,冬天一直在尋找,尋找一片天空;

守著一個一個寒月,天空一直在等候,等候一個冬天。

終於,他們,在呈貢,相遇了。

"原來你在這裏……"天空與冬天不約而同歎道,滿腔驚喜。

從那一刻起,碧水鱗麟處,葦花飄蕩,陽光遍撒。

我看了看天空,明媚清澈,摸了摸耳朵,有些冰涼,忽然就笑了笑--還好,耳朵還在的。

Posted by: unico at 02:5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9 words, total size 1 kb.

July 12, 2013

鄉村的打穀場




打穀場在我的記憶中是每一個鄉村都有的一道風景,不同的是每一個打穀場都有它不同的故事。

鄉村,是我們每個人心中最離不開、無法捨棄的地方,生活在鄉村,就如生活在一幅充滿古老淳樸民風的山水畫裏,有多少故事能讓我們忘記?有多少故事亞洲侍酒能允許我們忘記?

我家離打穀場不遠,只隔一條家鄉的泉眼河,學校離打穀場很近,只須橫穿一條小路。這些都在我的記憶中,仿佛是昨天發生的事情,至今沒有走遠。

鄉村的五月,暖濕的南風一吹,層層梯田裏的小麥就迅速轉換了顏色,一個勁地黃呀黃,直到農民揮著鐮刀把它們割掉,之後學校組織我們到地裏撿麥穗,成捆的小麥亞洲知識管理學院論被運回了打穀場。

鄉村的秋天,農民們將滿山遍野的金黃收回糧倉,這些糧倉就亞洲知識管理學院在生產隊的打穀場,一夜之間,打穀場上便會冒出幾個甚至十幾個渾圓的糧倉。

我的村有九個生產隊,一個生產隊一個打穀場。我家是第七生產隊,所以我們的打穀場就是七隊場。七隊場,直到現在叫起來還是那麼親切。

打糧食的日子是熱鬧的。收割了,沐浴著這秋天豐收的味道,農民臉上的笑容燦爛如花。在農村集體所有制的年月,所有的收穫歸集體所有,只有自己家裏的自留地的果實才可以回家。玉茭棒、高粱杆也都收回到鄉村人家,靜靜地在一個角落安神。農民保留這些是要冬季備用,或者是當材燒,溫暖農人簡單的日子,煮熟農人粗糙的生活;或者是給牲口當草料,喂飽農人生存的機器。

鄉村的早晨,鳥雀啼鳴,炊煙嫋嫋,當籠罩在鄉村山水樹林間的那層濕漉漉的薄霧漸漸散開的時候,鄉村一天的交響曲就開始了。公雞叫起來,緊接著周圍的公雞隨聲應和,彙聚成一組激揚的詠歎調。狗叫聲,馬牛羊的鈴鐺聲,農人們的問好聲,水桶的碰撞聲,這些農村特色的聲音活躍了鄉村的早晨,攪合著早飯溢出的香味,構成一幅忙碌的田園音畫。打穀場裏,一堆堆麥垛、穀堆也仿佛剛從睡夢中醒來,沐著嫩紅發亮的晨光,等待農人們給它梳妝。

每年的這個時候,打穀場是最熱鬧的地方。麥秸垛、穀子堆在場上堆著,收割的玉茭棒斜靠在牆邊或者是幾捆斜搭成人字形的架子站在牆邊。偶爾看到玉茭棒上剩下的玉米穗,便撕下來拿回家裏炒玉米豆吃。一場雨過後,把麥垛、穀堆淋了個透,上面沒有打盡的殘餘麥粒和穀粒被雨水滋養成了一棵棵嫩綠鮮活的小苗,在這些乾枯淩亂的秸稈上面搖擺,在陽光的照耀下和它們的同類爭取生命的賽跑。這些麥垛、穀堆的邊緣,散落了不少的麥粒、穀子。正是它們的存在,讓打穀場更有了活力和生命的氣息。這是鳥類的一個大餐館,它們呼朋喚類,蜂擁而至,一群群歡快的從天而降,直撲打穀場,就像要進行一場戰鬥,唧唧喳喳落入此間瘋狂撒歡覓食。飽餐之後,仿佛有一聲統一的口令,"呼啦”一下全都飛起來,漫天又是一陣悅耳動聽的鳥鳴聲,羽振聲,不大一會兒,就沒了影兒。少頃,又來一群,用同樣的方式覓食,用同樣的方式離開,一批接一批,場面甚是迷人。

夕陽西下,晚霞把天邊染得通紅,這些麥秸垛、穀草堆就會充分進入它們最具美學觀點和富有詩意的美好時刻,黃昏銜著晚霞落在了打穀場,落在這些草堆的美好時代,孩子們開始活躍起來。有的在草垛上掏一個草窩,樂悠悠鑽進去當房子住;有的從玉茭棒搭成的人字架這頭鑽進去,那頭鑽出來,玩得很開心;有的索性把鞋子脫掉"撲通”倒進麥垛裏,然後抓幾把麥秸放在自己的頭上身上,把衣服脫下來往身上一蓋,猜他們要幹什麼?逮麻雀唄!霎時,麥秸垛、穀子堆一副若無其事,打穀場一陣出奇地安靜。麻雀飛來了,落在衣服上面,準備覓食。一只,兩只,五只……麻雀多了起來,它們要專心覓食,卻不知道在它們的腳下埋伏著兇險。時機到了,衣服下麵的孩子兩臂一抱,衣服就緊緊抱在懷裏,然後聽到一聲大喊:"抓住啦!抓住啦!”一只麻雀就這樣乖乖地成了他們的囊中物。

在夕陽的餘輝裏,牛羊回村,鳥雀歸林,各自都尋了自己的主兒。打穀場四周的邊角上豎起了幾根粗而長的杆子,扯上電線,接上幾個150瓦的大燈泡。這時的打穀場被這詩情畫意般無邪的童趣複製到了著明亮開心的燈光裏,彌漫和散發著清純童年的味道。燈光下的打穀場依然笑聲不斷,吵鬧不斷,誰也沒有回家的心思。

Posted by: unico at 03:27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2 words, total size 5 kb.

July 08, 2013

桃花源 Utopia

一直以为希腊是地球上最后的桃花源,天空那么蓝,白粉墙的房子那么可爱;希腊人的福利那么好,每年的红利等于两个月的薪水,四十岁就可以退休,每天躺在地中海边的沙滩上,吹徐徐的海风,晒暖暖的太阳...

现在才知道,隔着地中海犹唱后庭花的希腊,只是商女不知亡国恨。
根据希腊财政部的公告,截至今年第二季度,希腊这样一个小国的债务总额,竟然已经高达3169亿欧元。希腊的债务是怎么欠下来的呢?
以希腊小国的经济实力,对于举办像奥运会这样花钱的大型活动,本来应该非常慎重。但是,希腊在2001年加入了欧元区,由于欧元区实行低利率政策,借贷成本低廉,让希腊人昏了头。原本预算46亿欧元的希腊奥运会,总体费用竟然超过了100亿欧元。

希腊人以为奥运会后旅游业的兴旺,和传统航运业的发达,一定能够帮助希腊偿还这些债务。

2007年以后才知道,次贷危机爆发,旅游业、航运业首当其冲。为了摆脱危机,希腊政府紧急启动经济刺激计划,继续投入大量资金救市,财政赤字骤然上升。

一错再错,搞到最后,世界猛然发现,欧债危机已经如野火燎原,追根究底,债台高筑随时可能违约的希腊,就是欧债危机的始作俑者。

才知道,希腊早就不是桃花源,不能永远坚持与世隔绝的看着绝美海景品酒吃饭;希腊早就不是桃花源,世界不能把希腊拒于门外,就以为债务危机不会烧到自己身上。

才知道,全球化以后,这地球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桃花源。

Posted by: unico at 06:1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2 kb.

July 04, 2013

黃昏下的遐思漫舞


黃昏寂靜,風光無限,令人入迷,但每個人眼中自有每個人的黃昏,自是各不一同。

看那夕陽即將告別那一座座山峰,一點點最後的餘暉為大地塗上了紅葉似的色澤,片片白雲被染成如彩霞一樣的光豔,或從群山的縫隙間緩緩地飄過,或伴著靜水流淌,或同飛鳥嬉戲,甚為快活,極為逍遙自在,自然而然地遊蕩於蒼穹之中。

我隨心而漫步,來到靜如止水的溪河邊,我每天散步都會經過這裡,看白鴿高飛於空下,觀大魚淺游於河底,驟然之間,陣陣風過,倒影於河中的萬象來回擺動,疑似人間在河床之下,熟不知我在水底之地也。

遠處萌生了一縷氤氳,只向高空飄去,慢慢地舒展開去,絕妙的景致沖進我胸膛,心神如涅槃一般沒有任何相,悠悠地吐出一口氣,深沉地,輕靈地,信手拈來一曲大自然,用心彈撥,仰天長吟,生生不息的靈音源於混沌,填滿我心,充塞天地,一曲未了而一曲又起,接連不斷,無有窮盡,有無窮盡之韻律綿延不絕于時空中,與人,永久而不絕於耳。

沉醉於如夢佳境,我,來自紅塵而又不在紅塵之中,那滿腔心思凝成眼前的大山,聳立於天地之間,上可達天頂,下可及地底,悠哉樂哉,心有宇宙矣。

異樣的天色,滿布著不知所名的仙影,一個一個在半空中起舞,瞬間來到我額前,刹那間又去到我看不見的地域,變幻莫測,無法窺視其奧秘,凝思許久,是那些個影兒把我的夢魂帶走了?或是我的夢魂牽引著那些影兒?還是我的夢魂就是那些仙影?大概是腦中幻想滋生的幻象吧,可卻那樣真實,我似在天際遨遊,又似在煙霧繚繞的虛境中。

滿臉毫無驚異,神色幽迷,如同夜色盛裝著潔淨的月輝,浩瀚穹窿在我眼波中蕩漾,無數人世在我眼中沉積,一切的一切,無形無象,無影無蹤,猶如上古之大道再現人間,微妙而又神秘,又如夢思恍惚之間即來即去,實則無來無去。

清淨小徑,澄澈山景,將秀美雋永的風光盡攬入懷,與我的心一同點綴大千世界,僻靜的一隅,獨坐於岸邊的一塊石階上,我閱讀這一本名為"大自然”的天書,領略著裡面最為精深的最神奇的秘密,靈魂生出無數幻相,仿佛置身於稀有罕見的樂園,通體舒暢,這是一種至樂,是一種至妙的心境。

此處不存在人間的趣味,這裡只有一個超凡的清靜,一個飛了的魂魄,一個不可言說的和諧,我永遠保留這樣一種玄幽的心界,天燈即會在人間亮起,神輝普照廣袤的天空。

安好的黃昏,我奔赴了一場靈魂盛宴,與那些死去的不朽的神靈同席而坐,一番暢談,精氣馳騁霄漢,精魂縱橫天地。

Posted by: unico at 03:4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3 kb.

<< Page 1 of 1 >>
46kb generated in CPU 0.02, elapsed 0.0214 seconds.
32 queries taking 0.0061 seconds, 71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