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0, 2014

也許這牽掛是淒婉的


指尖劃過歲月的蹉跎,滄桑不知不覺掛滿臉頰。端起一杯清茶,靜靜地坐在電腦前,端詳著剛剛上傳的照片,耳穴治療剛才還沉醉在朋友們留言的讚譽中,當打開年輕時的照片,才發現兩鬢有了白髮,臉上多了皺紋,唉!歲月無情催人老啊,就像小品裡小瀋陽說的,睜眼閉眼就一輩子,面對無奈的時光飛速前行,有時真的令人充滿惆悵。

四季周而復始的轉動著,水杯裡的茶絲扭動著纖細的身姿,輕品一口,苦苦的香。都說人生如茶,也許苦苦的清香用在我們生活更為恰當,是啊!我們一生短暫又漫長,在這百味的世事裡,誰沒有嘗過苦苦的滋味,也許,有苦的日子,才會懂得甜的味道。

悠悠歲月,人們總在心裡播種著心靈的種子,同珍王賜豪期盼著每個季節的收穫,然而,人生的四季並不是風調雨順,有些心靈的種子,即便用心去播種,有時也會因天公不作美而夭折土壤,所以,我學會了不再刻意追逐什麼,萬事順其自然,心情平淡。人說,書是厚厚的被子,筆是不滅的燭光,安靜的夜,一個人在文字中咀嚼著溫暖,在燭光中點燃生命的悸動。

剪一段歲月的錦瑟,沉醉在曾經相識的感動裡。當兩人成為習慣,康泰領隊哪怕是天天吵架也是一種幸福,當兩個人連吵架的機會都沒了,寂寥的夜晚,我們是不是覺得空虛無助,眉頭會卷起傷懷,心都會寂寞難耐,好幾天都不會有好心情。

流淌的煙雨,溫柔了我的心扉,你的笑臉,像一片朝霞,帶給我彩虹滿天;你的文字,像一朵朵飄在空中的雲朵,時刻纏綿著我的心潮;一個人因為心靈而更美麗,因為溫柔而更動人,也因為思念,更多了一份深深地牽掛,如新香港也許這牽掛是淒婉的,默默地……

Posted by: unico at 02:34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6 words, total size 3 kb.

April 15, 2014

妳不會記得我的存在

  緣起時起,緣無時滅,我本以為我和妳的感情是那樣的牢不可破,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它是那樣的不堪壹擊,壹時間我和妳的感情在搖搖欲墜中轟然倒塌,揚起壹層塵土,讓我那顆本事鮮紅的心臟瞬間蒙上上壹層灰暗,同時也失去了跳動的理由,最後也只不過是在我的胸腔裏毫上無生氣的掙紮,以證明自己存在過。 more...

Posted by: unico at 04:0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0 words, total size 4 kb.

April 07, 2014

這樣我們就都不空虛也不寂寞了


可以毫無保留地告訴你,我昨天抽了四根煙,兩隻嬌子,兩根玉溪,銜嬌子的時候我在看《大上海》,抽玉溪的時候我在吃大餐。嬌子的味兒比較沖,在我五臟六腑裡浩蕩奔騰,惹得我也精神抖擻,忙不迭地站起來,撩起襯衫下擺往後一甩,右手叼煙送口,青煙籠罩,宛若大上海的硝煙滾滾,左手觸額捋發,我氣定神閑,眼裡有光嘴角有笑容,鬼見愁似的面容絕不會比周潤發黃曉明中任何一版的許文強寒磣。兩根玉溪,飯前飯後各一,飯前是為開胃,好比做愛前的調情運動員的賽前熱身一樣,滿桌的山珍海味等著你品,就要把自己先熱起來。飯後的那根煙是為壓食,海吃,胃裡就有了座山,巍峨高大,海喝,那山就多了流水環繞的溫柔,再加上我的煙霧騰騰,就更添一份仙氣了。Whiteboard Trolley

熱鬧喧騰過後,晚上十來點,一個人踩著星星回來了。

五樓的屋裡一如過道冷清昏暗,不比窗戶外面霓虹燈的五光十色。我眼巴巴地瞅著外面,大成都的繁花似錦都縮成了窗戶裡的一串串珍珠瑪瑙閃閃發光,不由得勾著我幻想在燈紅酒綠裡自己紙醉金迷的樣子,可,一直貓在褲兜裡的那只賤手卻始終止不住地去摸早已乾癟的舊錢包。想到了很多事,忽覺得一點煩躁,就扯上窗簾,想蓋住自己的失落,卻被衣服上的火鍋味和酒味撩撥地心神不寧,於是,就提了暖瓶下去打水,決心洗去全身的浮華。提著瓶踏著沾滿油灰的臺階一步一步下樓的時候,腦子裡竟稀奇古怪地閃過了一串畫面:深山裡頭的一個光頭老和尚,沿著一條崎嶇蜿蜒的石階小道,悠然自在地正往山下的河邊走,手裡提著一個大大的竹籃。我低頭看看手裡不算小的暖瓶,眉眼一擠冷笑了一聲,臉上堆滿了對我自己的嘲弄。DIY home

從住院部的側門進去,要經過一段長長的甬道才能到達接水的地方。甬道裡擠的全是病床,床上或躺著吸氧的病人,或放著病人的藥罐子。走到17號床位的時候,我停了下來,病患是位大爺,年過花甲,腦腫瘤晚期,前幾次打水路過跟他說過話。似乎病情又加重了許多,他,已經消瘦得不成樣子了,戴著氧氣罩,臉色慘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眼睛睜成了一條縫,裡頭卻絲毫觀察不到一點點亮,只是直直地盯著過道吊頂上的燈。床旁邊一個十幾公分高的木質小板凳,上面一個瓷碗裝著半碗白稀飯,再旁邊是一盞痰盂。我看著看著心裡越發覺得寒,腦袋裡滿是大爺垂死的樣子,或許他很平靜,只是眼角流下了兩行淚,儘管,我不知道他生前有怎樣的豐功偉績,也不清楚他到底有沒有兒孫後代。

過了一夜,今天是清明,下著小雨。睜開眼就聽到了歌王韓磊黃鐘大呂的聲音"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想想,五百年,也足夠翻看生命的厚書然後為它的廣度和深度劃上句號了吧。估計不管是天堂的神靈還是地下的冤魂以及人間的對生活有極高熱情的人們或許對《向天再借五百年》都有著極高的追從度的,神界鬼界人界一同罩著他,想不得歌王都難了吧。可是,又想想,如同垂老病危將死之人的空虛寂寞人再多活五百年又有何用?也只不過再多過五百個清明節而已了吧。放縱地揮霍,然後懺悔,繼而空虛,不知所措,接著再醉心享受,寂寥淒慘,循環往復,五百年不過是延長了身處囚籠樣的折磨。macallan whisky

"子推言避世,山火遂焚身。四海同寒食,千秋為一人。”我想,子推綿山焚身的故事或許能夠還空虛一清醒。春秋晉文公複國後,子推不求利祿,與母歸隱綿山。文公焚山以求之,子推不從,抱母赴死。文公葬其屍於綿山,修祠立廟,下令每年焚死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子推不顧功名利祿,贍養其母,此乃從心立德。騰蛇乘霧,終為土灰,勞勞碌碌建功立業,死去才知萬事皆空,不若盡心從心,與人結好。

曾經朋友問我人為什麼會空虛?我只笑著跟他說減肥中醫診所,我死了之後,每年的清明你來給我掃墓,順便捎來一杯熱騰的信陽毛尖,我們就都不空虛也不寂寞了。

Posted by: unico at 06:53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5 kb.

April 01, 2014

只是一個季節的詞語


請不要忘記我曾經的驕傲,於緘默中,我高傲的落下。

這一刻,我重複了太多的歲月。我是詩人筆下的寵兒,我是畫家卷中的驕子,我不嫵媚,也不妖嬈,我只是一地溫柔的滄桑。nuskin 如新於清寒處,為生活塗抹淡然的色彩。

我想,我該不是枝頭唯一的裝飾,我生命的舞臺彩排的也不止是單調乏味,你看見我落地時那份灑脫那份從容了嗎?我是一個自由的解放者,在舞臺中央調染著秋天的色彩。

站在秋的位置,我是一個季節的表達,請不要把我在盛開中刪除。我沒有把薄涼一個季節當做目的,我只是一個過渡 的點綴 ,請相信我更不願意讓蕭瑟包圍。

只一次,我就這麼安然的來臨,又安然的離去。沒有太多的跨度,不過你是不是看到我落地時帶來的那一抹金色的收穫?我微笑著,盡可能展現我的溫柔,請不要鄙視我為做作。

合著雲卷雲舒的節拍,我剔除秋裡唯一的冷漠,盡其所能展現我的風采,我的飄落,請不要說它是凋落,我只是找到了我是生命裡的裡另一個空間。

秋的詞場裡該沒有落寞的生存,包括我的離去。我沒有感染秋的悲傷的能力。我只能緊緊的依附著秋的衣襟,做一個小鳥依人般的狀態,無論怎樣,康泰自由行都無法挑撥我追隨秋的熱忱。

我盡展著關於我的浮光掠影,一點點在單純中展現深度的姿態。于寂靜中,我用婀娜的身姿佔領你的視線。不要辜負了我對秋的深情,我的世界沒有滑出陽光之外。

在你的鏡頭前,我圖上金黃的底色,用滿含意蘊的眼神告訴你,秋的顏色才是最美的顏色,秋的落葉是秋完美的來臨。那一字排開的雁陣似乎超出我的想像,在秋的邊緣畫出優美的線條。

在另一個季節開始之前,我把滿懷的深情兌換成對秋的承諾,用一種燦爛的思想像終結告別。

所以,請相信,我只是秋的一個開端,而不是對秋的一個諷刺,關於蕭瑟,如新集團只是一個季節的詞語。所以我高傲的落下,僅此而已!

Posted by: unico at 07:09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5 words, total size 3 kb.

<< Page 1 of 1 >>
20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705 seconds.
32 queries taking 0.0606 seconds, 6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