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2, 2013

失落感在心頭滋生

秋天回老家,正是柿子紅的季節,我獨自一個人緩緩走在鄉間的牙齒矯正小路上,感受著家鄉特有的秋韻。

從鎮上下車走到家,需要二十分鐘,這個時間早在我上中學的時候已經核實過無數次,而今走起來卻要慢得多,只為欣賞沿途早已忘卻的風景。

當心思還沉浸在回憶中時,眼睛卻被不遠處斜坡上的一樹柿子深深吸引了。在這秋風起、秋意涼、秋葉落的季節裏,鄉村還盛放著這樣一樹火紅的柿子,美的自然,美的盈實,在豐收的季節裏透著一種喜氣。

這樹柿子惹了我多情的眼眸,於是,傻傻的為它而駐足。

其實,單位本就在郊區,是可以看到柿子樹的筋膜炎,只是我煩躁的心從沒有為它們停留過,大多時間忙碌於職稱、考核、評比這些俗事中,早已忘記了郊外的秋色。

看那一串串火紅的柿子掛在枝頭,在風中搖曳,舞動著自己成熟的形體,仿佛要從樹枝上一躍而下,不知不覺中,我的口水已經流出來。伸手,低處的柿子可以碰觸到,摘下一個嘗嘗,甜到心裏卻沒有絲毫的發膩感。於是,我矯情在這自然賦予的美景中,用手機拍下一組又一組的照片,還不忍離開,奢侈的想要留住秋天,留住這透著喜氣的火紅。

想起兒時,正月十五的晚上,孩子們總要點上燈籠,用一根樹枝挑著,遊街串巷。此刻,樹枝上搖曳的串串柿子像極了我們小時候挑在手裏的燈籠,美極了!

"曉連星影出,晚帶日光懸。本因遺采掇,翻自保天年。”劉禹錫如此讚美柿子,不但色澤美麗還對身體有好處。沒有親眼見到柿子的人,或許只會被劉禹錫的詩而打動,可見到柿子後,你會發現,這裏的美是詩無法比擬的。

小時候,爺爺種了好多柿子樹,它就長在村口。我們從柿子開花的時候,就盼著它結果成熟了。用針線把柿子花穿起來,晾乾,吃著有點甜絲絲的味道。然後就開始盼著,盼著,一直到中秋過後,才可以肆無忌憚的摘柿子了,先摘下軟的直接吃,再把硬的摘下來在溫水裏泡一晚上website promotion,第二天便可以吃了。

老屋的頂上有一間儲藏東西的小樓閣,爺爺總是把柿子放在那裏,等著它慢慢變軟。而媽媽則會把軟了的柿子剝去皮,伴麵粉和在一起,做成柿子餅,甚是甜蜜。還有一種做法:就是把柿子削去皮,用竹簽穿起來,在陽光下晾曬,讓水分慢慢脫去,再沾上秋霜,最後有一層白絨毛一樣的東西掛在外面,這就是柿餅。這樣儲藏起來就很方面了,吃起來味道更佳。那時,最饞的就是它了。家裏來貴客了,總也會給他們回去帶些。

Posted by: unico at 07:07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2 words, total size 3 kb.

<< Page 1 of 1 >>
10kb generated in CPU 0.0, elapsed 0.0107 seconds.
32 queries taking 0.0062 seconds, 63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