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7, 2012

很愛那寫作的伶人

每一次讀張愛玲,辤栱厝俥我的內心都會有一種湧動的情緒,久久地難以撫平。對於這樣一個才玉女人,她更可以說是一個整體,一個群落的象徵,智慧,憂鬱,恬雅又不失柔情,神往著有中國文化傳統的文氣,但在骨子裡又滲著有脫俗的叛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尤其讓人覺得有不同於一般的體味感觀,神韻著某一種美麗,讓人為之沉醉傾心,不由的心生神往之情曾壁山中學
有時候讀理學時代儒統時代的李清照,賞悅她年輕時代的不羈青春,為她的自由浪漫而心生情趣,灑脫她的生命骨性,竟坎坷了她後來人生的情感經歷,在一種歷史的同情裡,為她心生憐憫。多麼富有才華的絕佳女性啊!可愛的情感卻弄不懂了人間,癡情於一個浪蕩騙子一無反顧,帶著酸酸楚楚的痛,讓人怎麼也無法讀懂。固然,才女妙佳的女人多情感浪漫,可為什麼總是有那麼多的淒慘,寂寞著一種無奈的掙扎。
讀不懂張愛玲,也李清照弄不清,只是在內子的情感裡,有一種戀戀的斜傾,有一種緣注的夢迷,無可以讀懂,只是無能自控地愛喜。富有魅力的女人心,總是涵藏有那麼多的神??秘,透溢著一種誘惑的吸引,精神情緒了一種難以雕描的意境。
平靜在一種流緩裡,腦海裡常常浮現出一種場景,淺紫色的條布垂掛,室內的光線柔和,一具檀木古色古香的書桌,案上整齊地擺著一摞摞文稿,筆墨紙硯錯雜,相趣成輝,一個文靜的脫了俗的韻雅女子在埋頭疾書,時急時續,梳著的髮辮連翹翩翩,身後的書廚,本本捲捲,錯落有致,和諧著景緻,格調如詩。窗外,粗壯的梧桐,在深秋陣陣的涼意中,極不情願地飄下幾片落葉的舞,風光悠然而從容,戀雅了所有的浪漫。即便就是這樣,還是引起不了那優雅女子的眷賞,她依然情趣在她的世界裡,無有其他感覺地入迷,時不時地她也會離開座椅,舒一舒身腰,緩緩著步調地微微顏笑,妍態極美地溢然情味,如此這般的感覺,體觸是有多美。坐到椅子上,執書無有其他顧盼,靜靜地將內心裡的情思和感悟傾注到紙上,用漬著心血的文字跟外界的世界進行精神方面的交流,表達自己審視的看法。
在我的靈魂深處,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的感觸,所有的女人,天生就是愛傾訴的花神,習慣了讀書的女人是怎麼也離不開文字的,凡是寫作的女人總是喜歡將內心裡的話留到紙上去說,蘸著用心血研磨的文字,以最神聖的方式抒記情的思緒。無以能否認,對於優雅文字的女人來說,情感就是生活,文詩就是夢的寄託,擁有著最為高尚的精神配襯。對於寫作的洋溢才情的女人來說,無論對其評以怎樣的讚美都不過分。
對於寫作的女人來說,她們眼神中的世界是靜謐諧和的,優雅平緩又不失清閒,配之於美好高尚的情感,詩意文章,恬然璀璨,顯示著有審美的不一般。對愛的渴望,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嚮往,寫作的女人總是比功利的婆娘要來的韌性堅強。對友人情誼的珍重,對親人摯愛一往情深,對存在現象的寬容,更多地體現了寫作女人的內在特徵,固然也會對醜惡陋行進行強烈的抨擊,但還是會內蘊著有一縷縷的清新氣息,讓人體會有不同於一般的感覺。
在我的世界裡,一直在做肯定的判斷,寫作的女人本身就是一道優雅燦美的風景,她們精神高貴,芳純而脫俗,不會廢話長篇,不會念念叨叨小肚雞腸,她們自然,不注重外在飾的虛華。對於生活,她們更願意選擇審視,總喜歡一粗心的方式從繁雜的生活中脫身而出,入迷地溜進自己和悅的天地裡,沏上一杯清茶,品味在悠悠的清香中書卷文字地雕描世間眾生的百態,將花草蟲魚,歌鳥狗貓,串之以情感地編織,文章詩情地一篇又一篇。
是的呵!寫作的女人豐富了精神生活,調色了物質與精神之間的優雅搭配,可在同時,生活也塑造了寫作的女人,讓她們懂什麼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文化諧和的人生。
寫作的女人聰慧,想像力豐富,善於察言觀色,敏於覺察感觀,基於一種技巧的熟玩,基於內在性格的玩味,她們會運用自己的智慧,將內心裡的真實圖景隱蔽,成為一種虛擬。她們傾情於美好的理想夢境,擅長於想像並將其構成為圖章,時常做夢,細巧的食物便是日常訴情的主旋律。
在如今這個圍繞金錢運轉的顛沛流離的社會,生活把人們壓的無有精力在顧其他,在追求中匆匆,在閒歇時寂寞空虛,茫然在無奈中感到焦灼,富足了物質生活,褪化了思想精神。漂浮在隨波逐浪的風潮裡,看不到生命最真實的求需,認識不到世間,人生,歷史的真正大道,只顧著一個勁地喧囂,只懶惰在膚淺里胡鬧。在這個重要的關口,寫作女人的特殊魅力清雋絕筆,會把內心情感的美和夢,文字在時間里共鳴期盼,引領風潮地思考人生的根本。放眼在歷史中賞觀,凡是最具魅力,風華於世的女人,必定是曲藝文化的女人,必定是才玉雙璧的女人曾璧山中學
審美著人生的情感,容愛著生命的情懷。充滿韻味的美,可以讓情的內心感到愉悅,歡醉。溫暖包容的愛,可以讓一顆懸飄的心,獲得有久違的安寧,平靜。高尚寫作女人的魅力,更多的便體現在輕微細節的尤其關注和在意,深深地被寫作的女子所吸引,那種清雅的魅力,那種優柔的涵韻,都是尤其地讓人為之著迷。
是深深地覺察到了,寫作的女人較之於普通大眾化的女人,多有那麼些舒緩的情趣,多有一份份平寧的典雅,猶如是汩汩的溪流一般,高貴的修養,尤啟人賦詩隨感。語言文字是神話,是交流的媒介手段,是配襯於人生的重要物件,它張揚著一切的美與善,修飾著生命的靈與智,宣揚著傳承的德與感,時不時地讓人熱血澎湃,也有時會讓人淚流滿面,長期左右著人生表現的容顏,最契符於寫作女人的生理特徵。她們,就是寫作的女人,就是寄懷文字的女人,很多時候不現實地一根筋,卻同時又浪漫無比風情,正是基於這種特徵,故她們才從不造作。就是這樣一個群體的人,最喜歡垂柳夕陽的黃昏,情悅於楓紅曲徑的霞紅;漁舟唱晚的傍晚;愛雨簾軟軟綿綿的清晨;神往香花瑩露的純芳;熱心於在大海的潮流裡奔跑;傾慕藍天里白雲朵朵的飄逸;盼覺在山澗秀亭古樹中游賞;喜歡在竹林裡簫歌笛唱;歡躍在草原上牧歌殘陽;沉醉在古蹟裡追思以往……
寫作女人的情感從來都是細膩豐富的,只有她們才是名副其實的至情人;只有她們。才是真正的感性人。那一脈脈古典的風絮柔情,那一縷縷精緻的香韻款軟,有貴夫人飛雍容,不確情小姐的芳純,就是這樣的人,最需要有靈犀的人與之相伴終生,也只有當這樣,她們的人生情感才不會淒然。是呵!對於自己所鍾愛的人,就是風餐露宿,磨難抗爭,內心也會充滿無盡的快樂,也不會不注重精神地被物質所累,依然會豪情滿懷地賦詩歌吟,依然會熱情地對待生命,不氣餒,不後退,紛飛夢醉。
對於寫作的女人來說,其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種有意無意的期望,希望自己能成為優秀女人中的佼佼者。正是由於此種原因,她們會時時在意傾聽自己心靈的聲音,不放棄生命i的意義,是她們的共性。她們就像那木棉,用自己品行中的善良,寬容,忠誠,才慧,開出??花的最美,固然未成熟時不起眼,可結出的果實潔柔燦香,豔的輝煌。
一直以來就尤其喜歡傾慕那些熱愛寫作的才情女人,欣賞她們高雅的情趣,同感她們不堅硬的作風。相比較那些庸庸碌碌的女人,她們是幸福有價值的精魂,她們是最有意義的歌夢。她們用筆尖流淌下的文字豁然打開精神意識世界的大門,從中獲取更多更有效的人生食糧和精神營養。她們生是在情感的靈魂意境中,死也是在情感的意境中,任何的苦難,任何形式的病傷也不能夠改變她們的生活習慣。文學藝術,精神感觸,對於她們而言,就是一種牢不可破的不允許被磨損的幸福,是人生之夢最不能割掉的寄訴。
千萬別看她們瘦弱纖巧,似乎弱不禁風,但是她們的心房,有不能被忽視小看的力量。紅塵萬般引擾不了他們的生活模樣,在溫柔的婉約中有堅定的不隨流合污,纖纖柔軟中有剛硬風骨曾璧山中學
世間只有她們才魅佳美妙,眉黛間的微然一笑,蘊涵著的是淡如菊月的風清吟調。不管怎麼對女人評析,相信只有寫作文字的女人,才是世間真正不含糊的極品。

Posted by: unico at 02:21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8 words, total size 10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7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404 seconds.
33 queries taking 0.0306 seconds, 76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