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7, 2014

害怕聽到關於高考一切


執筆,此刻卻難以敲擊文字。或許我未曾會真正寫過文字,那些錯將傾訴衝動當作創作年生的時代,一晃已不再。

二十歲,意味著成長與擔當瑪姬美容,可如今我依舊是沉沉的在自己的日子裡睡去,不管往事多亂,不想時間多漫長。怕外面的點滴傷害自己,怕社會的人情世故讓自己變得冷漠。其實,冷漠的社會早已鑄就了這個冷漠的我,縱然會對淡雅清新的文字感傷,即使為電視劇情節流淚,但我依舊冷漠如是,不懂他人、不懂自己,在這個大學生活第一年接近尾聲時寫下無處訴說的話語。

其實人生無所謂有無所謂無,至此開始懷念高中那種生活,在炎熱的教室依舊埋頭苦讀的同學,在厭倦課程是讀幾本小說的瘋狂,那時文字和書本與我是一切心靈慰藉,似乎那時的世界有太多和我們有關,似乎那時只要努力就可以達到自己所想要的。那是的我愛讀關於江南水鄉的文字,淡雅清新,暢想江南的柔情似水,渴望走一走那被歌詠過無數次的秦淮岸邊,看酒家、看人家、看商家、看歌女,切膚的體會一下溫婉如水的江南,在這裡,邂逅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一起牽手,走遍天涯。那時有夢,那時的夢多美好,那時身邊的人不會如此時微量淡泊,那時的我亦不會如此刻的自己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敢、什麼都不做。現在如願的來到這裡,流失的是往日的那種心境。
我不知道是我明白的臺灣還是一切本應如此瑪姬美容,看著這空曠的教室,安靜的校園,我唯一所能慶倖的是在這炎炎夏日我還能有這樣一顆一場淡然的心境,雖然它將在幾小時甚至幾十分鐘以後消逝。或許人生本就如此,在時光漸尾是才能明白道理。我開始規劃著自己的未來,暑期的工作卻在坎坎坷坷中還未落實,或許我並不沒有足夠的勇氣來自己去闖蕩,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敢,什麼都沒有,現在的自己落敗的就像乞丐。但仍打算著自己孤身上路,縱然期間鋪滿荊棘,疼痛切膚。

此刻手機在不停的震動著,我知道又是傳來不好的消息,也許我這一年本就未曾順利過,騎士王是多麼膽小怯弱,多麼害怕去獨自一人面對社會榮辱,就如當年害怕聽到關於高考一切。

荒落的年生,我不知道前面是怎樣的道路,還在徘徊岸邊,還在回憶往昔,為的只是在過去的歲月裡找點溫暖,來鼓勵自己就這樣前行,無論明日天寒地凍、路遠馬亡。

Posted by: unico at 09:51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0 words, total size 5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11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2 seconds.
33 queries taking 0.0065 seconds, 65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