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4, 2014

那個漫長的火紅火紅的夏季


我就是這樣在夢裡遇見你的,乾淨的白裙子和隨手紮起的馬尾。
像很久很久以前的夏天,雨水劃過青石板,留下漸次清晰的脈絡。
是誰說,那些被雨水沖刷過的土地總會留下坑坑窪窪的傷痕
是誰說,那些牽過和沒有牽過的手總有不一樣的溫度成長椅
我總是不自覺的提筆,試圖勾勒出你那安靜沉睡的側臉,
還有你在那個寂寞的冬天戴著藍色手套對著天空的孤單仰望
就像開放了好幾個輪回的寂寞鳶尾,依稀見幾朵伶仃的花
你說,習慣了一個人仰望的孩子,知道怎麼樣為自己的青春送葬
於是,悲傷沉寂在筆尖工人,幻滅了十九歲的流年。
 
歲月總喜歡在原地兜圈子。是不是我們早已忘了我們很久以前的模樣。
騎著單車,戴著耳機,穿著很白很白的襯衫,喝著永遠都不會膩的香芋奶茶。
有多久沒再去看那片蘆葦叢了,我們遺落在那裡的涼鞋,可能不復存在了吧。
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的懷念,那些被風吹亂的往事
那些燃燒過的蘆葦,染紅了整個夏天,於是悲傷氾濫成一場滂沱大雨
黑色的灰燼,紅色的天,翅膀被打濕的鳥
世界寂靜無聲。白襯衫胸前的大塊泥巴突兀的讓人想到死亡。
也許再沒人去在意那個燃燒過的季節
也許我也不會再想,究竟是誰一把火燒了所有值得記憶的故事
我的臉上時常浮起淡淡的笑Hitachi冷氣,希望能夠遇見你
在那個漫長的火紅火紅的夏季

Posted by: unico at 10:34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1 words, total size 2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9kb generated in CPU 0.04, elapsed 0.0382 seconds.
33 queries taking 0.0307 seconds, 65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