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5, 2013

我愛的人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鼻敏感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牙齒矯正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Frankley Mart伞的她;那个">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走在清晨微雨的墓地裡,"踏踏”的腳步聲空寂而又悠遠。或是來的極早,抑或是有雨的緣故,墓地裡除卻淺淺的腳步聲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靜。這本就是一個死人的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到這裡來尋一個,我愛的人。
手緩緩撫過墓碑,當指尖輕觸那被雨水浸潤的石碑時,一絲絲刺骨的涼意傳遍全身,衝破一道道防線,塵封許久的記憶攜同悲傷瀰漫開來。
那個在寒冷清晨早起給我熬粥的她;那個在炎熱午後為我扇扇驅蚊的她;那個在燦爛星光下給我講故事的她;那個在滂沱大雨中為我撐傘的她;那個舒展我眉間哀愁的她;那個撫平我內心傷痛的她。那個,長眠於此的她。這偌大的墓場,何處是她的歸宿?
她去的時候我不在,我只趕得上她的入葬。那天,杜鵑花開滿了坡,她最愛的花啊,像一束束燃燒的火焰,在風中起舞,灼痛了我的雙眼。我穿著慘白的喪服,跟著送葬的隊伍緩緩地機械般的向前挪動,愣愣的盯著棺木上那張放大的黑白相片,忘記了一切。
她是愛乾淨的,花白的頭髮一絲不亂的貼在頭上,上面還箍著一個普通的黑色箍圈——我十歲時送她的禮物。眼睛深深的凹進去,目光平和,嘴角噙著笑,右頰有顆和我一樣的酒窩。那樣親切慈祥的笑著。她似乎仍在看著我,眼神裡滿是慈愛,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到以前的溫暖呢?
隊伍忽然停下了,我疑惑,移開目光,只見大舅高高舉起那個裝滿紙錢燒完的灰燼的"聚寶盆”,隨著"啪啦”一聲狠狠摔在地上,灰燼隨風四處飄散,隊伍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開始嚎啕大哭,我站著沒動,神情恍惚一時竟成了眾人的焦點,旁邊的人狠狠的拽了我一把,猝不及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銳的石子穿透薄薄的喪服狠狠刺入膝蓋,瞬間的疼痛讓我瞬間清明起來:這是在哭喪啊!
耳邊充斥著哭聲,我卻哭不出來,後面一幫觀景的婦女、老人在一邊喋喋不休"你看看她,連滴眼淚都捨不得流!”"就是,虧平時還那麼疼她,真是個'白眼狼'!”"沒良心啊!”那些不堪的話直戳我的脊梁骨,我卻沒有反駁——我的確哭不出來。縱然我對她的愛如此深沉,縱然我對她的離去如此絕望,可是我仍一滴淚也沒流。
我和她的感情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靜靜的望著漫天飛舞的灰燼,彷彿像過了一個世紀。
哭聲戛然而止,送葬的隊伍站起又緩緩移動起來。我起身想向棺木走去卻被人拉住,我回頭,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吐出一句冰冷的話"你不是嫡親的,不能去!”剎時將我打入更深的深淵。我掙扎我向前衝卻被死死地拽住動彈不得。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漫天紙錢下那裝著我愛的人的漆黑棺木在我面前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嗚呼哀哉,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只是因為我不是嫡親的男兒?
在我們這有個古老的封建習俗,傳延至今:家中凡有親長離世非嫡系至親男子不得相隨踏入墓林。我,恰好不是。儘管我從小被她帶大,固執的叫她奶奶,仍然改變不了我只是個外孫女的身份。那沿襲下來的封建禮俗壓得我喘不過氣。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終是無奈,痛徹心扉。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沒有驚天動地的哭泣,自始至終我緊緊地咬著唇一滴淚也沒有,有的只是深深的哀傷、絕望及怨恨。低下頭,膝蓋已殷紅一片……
白駒過隙,時間彈指而過。
清明節。我選擇在這天偷偷的到墓地裡,在這個用來隆重悼念死去親人的日子,鄭重地探望。雨絲絲的下,我不斷的在徬徨、尋找,終於站定在墓前——墓碑上只是簡單的陳楊氏就代表了她的一生。至此,滿腹的委屈深切的思念似乎只有淚水才能夠表達,縱有太多的話也是無語凝噎。
天漸漸大亮,我,該走了。是啊,我的身份注定我現在只能偷偷摸摸摸,嗚呼哀哉,時代已經如斯進步,但是封建依然存在,何時這個封建習俗可以被打破?何時像我一樣的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探望自己的親人?
雨漸停,日光透過雲層灑下光芒,這似乎是預示著希望?清明雨上,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只是希望。

Posted by: unico at 01:53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60 words, total size 25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32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55 seconds.
33 queries taking 0.006 seconds, 65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